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变身修真记-第18章 练功捷径

变身修真记-第18章 练功捷径

变身修真记-第18章 练功


    看了一眼苏姊姊,奼女功中有很多比较阴损的招数,忘忧功就是其中的一种,在练奼女功的第一天,我就跟老姊在心里面下定决心,不去使用这种招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苏姊姊的提议。

    苏姊姊住的是别墅,我出门走了好久才打到车,上车后让司机开到我和张局长淫窝门口的超市,坐在车上我算了一下,我变成女人后卖淫得到的钱,除了张局长给我买的房子外,现金都快有五百万了,于是我决定买一辆车。

    到了超市,去生鲜部买了三个肘子,又买了一个大甲鱼,几个蔬菜,準备给张局长好好的补一补,回到家,把甲鱼和肘子炖在了炉子上后,又把蔬菜摘好,一切配料做好,看了看钟已经六点半了,打了一个电话给张局长,问他几点钟到,他说已经在路上,马上就要到了,于是我赶紧把几个没炒的蔬菜下锅,就在我聚精会神炒着菜的时候,一个人从我身后一把抱住了我,嘴巴还在我脖子上吻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张局长,假装生气的用锅铲打了他几下,被他一把抱住,放在了柜子上,强行脱了我的裤子,分开我的腿就要干我,我挣扎着不让他进入,可是没有一点办法,如果不运功,我的力气和一般的女人也没有什幺区别。

    见拒绝没有用,只好把天然气的火关了,随即一根大就刺入了我的下体,并且拚命的抽插了起来,看着张局长猴急的样子,猜想他这几天是真的开会去了,没有玩女人。

    以他这种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没一会就要洩的,我运起奼女功延长着他做爱的时间,在变成女人后,我的阴户只要被男人的一进入,整个人立刻就会陷入肉慾的刺激里面。

    昨天我突破了奼女功的第二重天,在清心寡慾经的帮助下整个人脱离了心魔的控制,完全恢复了真实的自我,这是我恢复后,第一次被男人干,我本来以为在常享受对方的抚摸、亲吻、抽插带来的肉体欢愉的时候,我的精神上会十分的清醒。

    可没想我错了,在张局长抱住我的一霎那,我不但在肉体上,同时在精神上也完全臣服在了他的面前。

    肉体享受着快感的同时,我在精神上也十分的享受,我以前不知道物质决定精神这句话,还妄想把精神从肉体上独立出来,我的肉体是那幺的淫蕩,也就注定了精神也是淫蕩的,即使没有心魔的控制,也还是一样。

    我一边被干,一边悟出了这个道理,立刻全身心的投入了被干中去,不一会就达到了高潮,结束高潮后一运功,阴户和他的一摩擦,立刻就在他上产生了一股极度的快感,马上就让他射了精。

    继续把刚才没炒的几个菜炒好,甲鱼汤和肘子都已经差不多可以吃了,张局长虽然年纪大了,可是真的是能吃,一个人就全部搞定,我只是吃了几口蔬菜而已,看着他狼吞虎嚥的样子我在心里笑笑说:「现在让你吃,待会让你全部吐进我的炼精炉里。」

    进入奼女功第三重天后,我基本上喝喝水就可以维持生命的需要的,不需要再吃什幺东西,就算吃的话目的也只是为了解解馋而已。

    吃过饭后,他真的是把刚才吃进去的营养,全部吐进了我的阴户,搞的他筋疲力尽,任凭我再怎幺刺激,他的小弟弟也没有办法再硬起来后,躺在床上发出了打鼾声,我则下了床,修练起了奼女功。

    进入奼女功的第三重天后,我发现我有了内视的能力,闭上眼,一运功我就能看见我体内的每一个器官,每一条脉络,和以前的感觉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早上『千精归一』后,形成淡淡的一颗内胆正在丹田里缓慢的旋转着,炼精炉里炼化精液形成的内力一进入丹田就会被它所吸收,我不知道我还要採集多少男人的精液才可以突破第三重天,听苏姊姊介绍她自己的经验,那绝对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收了功,想想明天还要上班,洗了把澡后,给张局长留了张纸条,打车回了家,老爸老妈都已经睡了,我轻声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了衣服正準备睡觉,发现我的房门被人推了开来,仔细一看是老爸,他小心翼翼的从里面锁上我的门,爬上了我的床。

    一把抱住我,就在我的胸部揉了起来,喘着粗气对我说:「想死老爸了,好女儿。」

    什幺人,真的是太色胆包天了,我推了他一下小声说:「老妈呢。」

    「乖女儿,不要怕,妳妈睡着了,我才来的。」他回答我。

    「什幺不要怕,给老妈知道怎幺办,快出去。」我不理他。

    「我不管了,想死妳了,管她什幺,反正我就要。」他又说。

    「不可以的,你先出去,我以后一有机会就出去,求求你了,老爸。」我哀求着老爸。

    「妳说什幺也没有用的,今天我不干到,我就是死也不走。」他开始耍赖,他是我的老爸,我总不能运起内力,一脚把他给踢出去吧,再说了,要是让老妈知道老爸从我的房间被踢出去,她又会怎幺想。

    说话的功夫老爸已经把我的衣服给脱光了,我知道不让他得逞他是不会罢休的,只好分开大腿对他说:「要干就快一点,干完快点回去,小声点,不要把老妈吵醒了。」

    老爸见我同意,立刻爬了上来,扶着就刺进了我的下体,在如此紧张的环境之下偷偷的做爱,时时刻刻都害怕给老妈知道,门外有一点点的动静都会紧张的要死,这一切竟然十分的刺激,老爸的每一次抽插,我阴户产生的快感,都比平时都大了十倍不止,老爸凭借自己的耐力没几分钟就让我达到了高潮,这是我没想到的,想要大声的呻吟却又不敢,怕把老妈吵醒,拚命的咬着枕头,好不容易把高潮挺了过去,让老爸在我体内射了精,催促着他回了老妈的房间才鬆了一口气。

    再次运功炼化我体内的精液,发觉老爸这一次量炼出的内力,比张局长六次量的精液炼出的内力还要多几千倍,我找到了一条练功的捷径,可是这捷径,嘿……

    早上起来洗了把澡,做好早饭,匆匆吃完就来到了单位,还是一样,作为新人的我先要打水、拖地,今天开始的一个礼拜是我们考核的时间,很轻鬆的通过了考核,成绩週五下午就出来了,我是全局第一,被奖励了三千块,请科里的人到饭店大吃了一顿,这是我们科里的规矩。

    在吃饭的时候科长突然对我说:「小王啊。」

    「是,科长,有什幺事。」我回答。

    「妳这次考核的成绩不错啊。」他又说。

    「还好了,这全是科长平时教育的好啊。」我又回答。

    「呵呵,妳知道吗,由于妳这次考核表现突出,再加上妳上次用妳们家祖传的武功一招就折断了人家散打高手的手腕,刑警队跟局长要了妳好几次,我都没有同意,刑警有什幺好,又危险,又苦,时间还不固定,哪里像我们科,朝九晚五的多好。」边说边把手从桌子底下放在了我大腿上。

    很看不惯他的这副臭嘴脸,什幺人,跟你在一起那还不全天下人都知道了啊,那还怎幺过日子啊,虽然我有点想和他达成交易,以后就可以得到他的照顾,可是太危险了,于是大腿用力一晃,把他的手从我的腿上给晃呢下来,掉过头不去理他,和别人聊天了。

    週六到银行取了钱,拉着赵红波跟我到汽车城看汽车去了,老姊和苏姊姊都有事,来到汽车城,左看看,右看看,在我选中的几款车中拿不定那款的主意。

    突然一个路过的男人拦住了我,问我说:「小姐,妳好,还记得我吗?」

    我定眼一看,脸不由的一红,当然不会忘记他,他就是我第一次口交的男人,王世杰,我还有他的名片,好像他就是哪个什幺汽车公司的老总。

    「你怎幺在这里啊,真巧啊。」我回答。

    「是啊,妳怎幺在这里的,要买车吗?」他问我,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

    「看中哪一款了吗?」他又问我。

    「没有啊,车太多了,挑的我眼花缭乱。」我歎了口气回答。

    「哦,拿不定主义的话我帮你参谋参谋,我对车还比较内行。」他提出要帮我。